NBA

至尊妖魁 第一百三十六章 荒狩城_1

2019-09-13 19:27:53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至尊妖魁 第一百三十六章 荒狩城

“你怎么看?”青羽问。

“看不透。刚刚那三阶裂空阵是这少年搞出来的。小小年纪就会阵中阵,后生可畏啊!他身上的气息很古怪,有一种很强烈霸道的波动,又有一种极其诡异的感觉,还有一个更神秘,难以琢磨。若是苏小子会观血术,应该能看出一些端倪。”

纪浮世眯了眯眼睛,旋即叹息着摇了摇头,内心却是苦涩,没想到如今随便蹦出一个少年都如此妖孽。

听到纪浮世还算客观的分析,青羽眼眸之中泛起点点精光,嘴角有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,道:“既然比苏小子小一天,又有三阶巅峰阵师和妖灵三阶的修为,很可能就是天机院圣子了。可这些都不是最关键的。最关键的,这少年身上有一只宝兽的气息。”

“什么?”纪浮世惊颤,张大了嘴巴,双目瞪圆。

远古大陆上,宝兽才十只啊!

照叶知秋之前所说,纪浮世还得知苏贤毁了一只百步牵线兽,也就是短时间内远古大陆上只剩九只宝兽了。

两人的谈话全响彻在苏贤的神念里,苏贤也不能淡定,眼神一惊,稍稍凝了凝,望着在前面领路的紫袍少年,与青羽交流道:“真的?哪只宝兽?”

青羽没有回答,转而考验苏贤道:“你不知道?你不觉得他身上的气息很熟悉吗?”

“熟悉?”苏贤眼眸一凛,终于捕捉到了青羽所说那一丝熟悉的气息,身躯微颤,“这……难道是,岁月兽?”

苏贤曾经修炼过岁月瞳,据青羽之前告诉他的,岁月瞳本就是先人观岁月兽而创下的辅助妖术,而在叶知秋的身上,苏贤察觉到了一丝岁月兽的气息,那样的飘忽不定,又那么古朴缥缈。

“很有可能。可以让浮世小子教教你观血术,这种血术我也有所耳闻,可以一眼穿透精神海,观望到妖宫内妖兽的血脉之力和大致轮廓,也可捕捉血气,这样子就更能确定了。”青羽也是心惊不已,但这还只是推测,并无实证。

岁月兽,饶是青羽也从未见过啊!

听闻了这么令人震惊的消息,连苏贤都是一阵恍惚,眼神底浮现出了一丝丝复杂之色,不禁对叶知秋来到乾坤皇朝的目的也越来越好奇了。

很快,一黑一紫两道身影在山脉间狂掠,穿梭了无数密林,在一个时辰后,终于来到了山麓处。

此处,叶知秋口中的荒狩城已经浮现在了苏贤的眼前,也得知了自己降临的地方只是十方山脉的外围部分,望着周边稀稀落落的人群,他们全是一些不属于同一势力的团队,一片喧嚣弥漫,将荒狩城城墙外当做了聚集之点,大部分都是全副武装地要钻入十方山脉捕猎,也要许多修炼者从山脉中的不同方向掠出,身上妖力波动强悍,身姿矫健,朝荒狩城疾驰而去。

而苏贤站在高达数十丈的山坡上,眼眸平视,望见了百米之外那威严雄壮的黑石城墙上,镌刻着一块牌匾,牌匾之上笔走龙蛇,铁画银钩,刻着三个大字——“荒狩城”。

这种黑石材质苏贤曾在天玄城的四阶药帝楼见过,乃是暗锁石,通体光滑森冷,在骄阳照耀下泛着幽幽光泽。

但是,当一座城市的城墙都是用四阶矿石筑造而成之时,要么是整个乾坤皇朝财大气粗,要么就是凸显了皇朝对荒狩城的重视。

低头俯瞰,城墙边,人影如蚂蚁挪动着,在苏贤的眼中,那些身影却是被无限放大,跟近距离看没什么两样,城墙延展上千米,城垣犹如蜿蜒长龙般绵延不断,一目难以穷尽。

荒狩城内,隐隐传出鼎沸人声,这是一座超越天玄城数倍的巨大城池,其人口密集程度可想而知,一墙之隔,却宛若两个世界,城墙外荒凉肃杀,城墙内熙攘欢快。

“来,这枚徽章戴在胸口。荒狩城内池水很深,鱼蛇混杂,更分三教九流,有了这枚徽章能省很多事。比如,入城门的时候就可以不接受盘查,否则这群城主府的守卫军习惯狗仗人势,不从你身上榨出点油水是不会让你进去的。”

见苏贤收回了目光,似乎是观察够了,叶知秋立马递上了一枚制作精美的古铜色徽章,徽章上勾画着一栋充满古韵的阁楼,精致非凡,似是缩影一般。

那些守卫军苏贤也看过,各个都有妖灵修为,身旁匍匐着妖兽,一个个穿戴着甲胄,趾高气扬的,方才就拦住了许多衣衫普通之人不停盘问搜查,凶神恶煞的,仿佛要吃人一样。

苏贤静默无言,也不客气,顺手接过了徽章便佩戴在了身上。

随后,跟着叶知秋身影一闪,便掠向了城门。

守卫军也有编制,今日的守卫军乃是第二大队,为首之人叫铁马,据说是荒狩城城主的远房亲戚,此人身材魁梧,样貌粗犷,嘴角有一颗黑痣,不笑就已经十分吓人,笑起来更显狰狞,犹若鬼煞

“哟,叶少侠,你不是刚出去嘛,怎么就回来了。”铁马刚盘查了叶知秋前面的一个人,见叶知秋堆着笑容携苏贤而来,语气中饱含着一股戏谑,调侃道。

叶知秋眼中藏着一丝狡黠,与铁马好像熟识,凑上去叹气道:“嘿,铁大哥,别说了,十方山脉里妖兽横行的,我这小身板哪闯荡的了,识相点就早点溜回来了。”

“咦,这人是谁?竟挂着鹊桥楼的牌子,面生的很啊!叶少侠,这是你领回来的?”

常年做荒狩城的守卫军队长,铁马远没表面看上去那么鲁莽,精明机灵得很,叶知秋的客套话对他来说就如一阵风,吹过去就没了,但叶知秋一个人出去才那么点时间,居然就带回了个人,这就由不得铁马要好好盘问一番了。

见状,叶知秋眼睛微眨,溜须拍马道:“铁大哥好眼力!这是我远房表哥,听说我在荒狩城内混得好,特意赶来投奔我的呢。”

“嘁!叶少侠可别糊弄铁某,要来投奔,不应该走前城门吗?这里是后城门,面对的只有十方山脉,叶少侠可别告诉铁某此人是从山脉里蹦出来的。”铁马浓眉大眼一挑,深深地望了一脸平静的苏贤一眼,然后冲叶知秋冷笑道。

叶知秋暗叹这家伙真是难缠,最后只能掏出了数块中品妖石偷偷塞进了铁马的怀里,轻声在其耳边奉承道:“铁大哥,你忘了半个月前我是怎么来的嘛!这不就是从山脉里蹦出来的嘛!别管那么多了,拿着这点妖石,等歇息了来鹊桥楼喝上几杯,到时候我让掌柜的给您免单,还找上几个漂亮姑娘陪您唱唱曲儿,给您揉揉肩。”

听到鹊桥楼,铁马眼睛一亮,不禁遐想无边,垂涎不已,但很快又板着张脸,不动声色地收下了妖石,肃穆道:“哼!没有下次。十方狩猎召开在即,城内管得很严,别带一些底子不干不净的人进城,听到没?”

“是是是!铁大哥教训的是。”

紧接着,铁马豪气地一挥手,叶知秋急忙拽着面无表情的苏贤,两人终于通过了这道守卫森严如铁闸的城门。

城门内,果然又是另一番景象,宽阔街道上车水马龙,人来人往,热闹得如同燎原之火,席卷着人声冲天而起,使整个荒狩城都被一股火热弥漫。

“荒狩城内律法严明,规定不能动用妖兽,违反者不但会被抓起来惩罚,还会遭到驱逐。”叶知秋走在前面,道。

“嗯。”苏贤一边左顾右盼,一边应道。

“刚刚听你跟那守卫军说的,怎么感觉这鹊桥楼怪怪的?莫非是那种烟柳繁华、寻花问柳之地?”突然,苏贤好像想起了什么,轻声问道。

“你可别误会了。鹊桥楼享誉整个荒狩城,所有人都知道那里是正经场所,卖艺不卖身的。”听到苏贤似乎对那让人流连忘返的鹊桥楼有些误解,叶知秋像被踩到了尾巴的猫,眼目圆睁,极其严肃地纠正道。

闻言,苏贤也不说话,微微点了点头。

“当然,有钱能使鬼推磨,如果你有钱,嘿嘿。说不定原本不卖的,半推半就之后,羞羞赧赧地就卖了呢?”边说着,叶知秋还一边浮想联翩,一脸色相地笑眯眯道。

苏贤无语,果然还是他先前想的那般粗俗。

于是,苏贤脸上隐约划过几道黑线,好奇道:“我说,你真的是天机院圣子吗?说话轻浮就算了,我看你油嘴滑舌、阿谀奉承的功夫也是炉火纯青啊!”

面对叶知秋这么放荡不羁的少年,苏贤并不是没见过,只是有点出乎意料,这真的有一点天机院的架子吗?

“大哥,你可能不知道世界上有个地方叫作天机院!从小整天对着那些文绉绉的糟老头,一个个说话还慢吞吞的,刁钻吝啬,没点嘴皮子功夫,哪坑得了他们?所以我们天机院这一代的圣子,十个里九个都能说会道,我已经算是剩下的那一股清流了。”

谈起天机院,叶知秋好像有满肚子怨气似的,一脸不爽。

“呃。”苏贤傻眼了。

“不过,我也有出彩的地方,阵道、修为、丹道什么的不说,就比不要脸,他们九个一起上都不是我的对手。再比吹牛,我在天机院中也是难逢敌手。这不,独孤求败的我,闲着蛋疼,就接下了拯救天机院的神圣任务,肩负重大使命,赶了迢迢亿万里的路,只为与大哥您相遇。”

“真的假的?”苏贤显然是不信的。

“当然是假的。吗的,都是那群老头子,嫌我话多捣乱,举止轻浮,不务正业,说我把天机院搞得乌烟瘴气的,集体开了个会就把老子撵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了。说是磨炼我,挫挫我的锐气。你知道最可气的是什么吗?”

“什么?”

“最可气的就是,他们居然还是全票通过的。九大圣子,一个天机院院长,两个名誉院长,八大各学院院长,全票通过!天机院院长,还是我的爷爷?在来的路上我就一直在思考一个严峻可怕的问题。这个千古难题想得我冷汗直流,头晕目眩,眼冒金星,神魂颠倒,甚至还有点闹肚子……”

“什么问题?”

“你说我父亲那辈会不会出了什么差错?嗯?导致我不是亲的?”

……

Ps:签约依旧没过,意料之中,也没什么好说的。将来几天是一更,端午放假会外出,存稿还在减少,为了长远不断更大计考虑,望读者体谅(其实一梦觉得我的一更字数总是挺多的,有时候都能抵别人两更)。提前祝大家端午快乐,本书还不肥,也可以先养着(弱弱说一句,保佑还有推荐票,毕竟,本书也就只能投投推荐票了)……

七个月宝宝消化不好怎么调理
轻微心肌梗死怎么办
老年人晚上尿多
新生儿发烧怎么办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