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竞

拣宝 第443章 小诀窍,找上门

2020-02-14 14:13:22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拣宝 第443章 小诀窍,找上门

大家都知道,齐白石以虾画扬名,所以自然而然觉得,齐白石只会画虾了。

然而,一般人很少去了解,齐白石不仅虾画得好,一样十分擅长其他花鸟、虫鱼、山水、人物题材的绘画。实际上受到这样的名声所累,晚年的齐白石也这事而苦恼。

扯远了,言归正传。

这个时候,俞飞白指着画扇笑道:“看蟋蟀就知道了。”

“蟋蟀不错啊,很有韵味。”王观惊讶道:“线条流畅,体态优美,挺精神的呀。”

“是不错,但是没到细致入微,翅膀都像在扇动的程度。”俞飞白十分肯定。

“少来。”

王观鄙视道:“这话你糊弄下外行人就算了,想用来蒙我还早呢。赶紧说实话吧,你这么肯定,又这样快就鉴别出来,是不是看出什么明显破绽了?”

“呵呵,就知道瞒不过你。”

俞飞白笑眯眯道:“你还记得齐叔叔吧。”

“齐庆国?”王观眨眼道:“当然不会忘记。你还叫人叔叔呢,在京冇城的时候,怎么没见你去拜访人家。”

“他不在京冇城,跑到国外写生去了。”俞飞白解释道:“你先听我说,…你返回瓷都之后,齐叔叔又上门拜访了,我趁机向他请教了一些鉴别齐白石画作的诀窍。”

“什么诀窍?”

王观自然十分感兴趣。

要知道作为齐白石的后人,齐庆国肯定掌握了一些鉴别齐白石画作的要点。这些要点或许不能百分之百鉴别画作的真伪,但绝对也是十分重要的依据。

其实不仅是鉴别齐白石的画有要点而已,实际上几乎每个鉴赏家,都有自己的鉴赏方法,往往确立一个自己的鉴定标准。有人看字,有人看纸,有人看印章等等,侧重点各不相同,所以才会产生了许多的争议。

毕竟,根据自己的角度,自己的判断,自己的分析,觉得东西应该是真的或假的,但是别的鉴赏家未必会接受这样的结论,这也就是为什么字画鉴定十分复杂的原因。

“要说诀窍,就要先弄明白齐白石的身冇份。”

与此同时,俞飞白笑眯眯问道:“你知道白石老人是什么身冇份吗?”

“呃…,画家?”王观试问道,不怎么确定:“或者篆刻家?”

“好了,就是画家,而且是以卖画为营生的取业画寡。”

俞飞白也没有打算卖关子,拿捏一下就直言不讳道:“作为职业的画家,他的作品自然是明码标价。比如说尺幅多大,就收多少钱。凡画不题跋,题上款又要加多少钱。另外还规定了如果画中要加虫鸟,每加一只又要累积收费…

“真的假的?”王观有些惊讶,这样的事情,他还是头一次听说。毕竟在他的印象之中,白石老人应该是品德高深的国画大师,不可能这样市伦才对。

“有什么好奇怪的,都冇说了老人家是职业画家,职业的……,”俞飞白强调道:“当时的时局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,哪有现在这样的好条件。

创作一幅画,可以直接拿到拍卖会上宣传炒作一番,然后价格哗啦啦上涨。”

“别说齐白石了,就是张大千这些大师,哪个不是以卖画为生?”

俞飞白摊手道:“要知道大师也是人啊,也要养家糊口的。没有经济来源,光喝西北风,谁还有创作的心情?”

“好了,我可以理解。”王观催促道:“别偏题了,继续说诀窍。”

“是你先歪楼的,还怪我……”俞飞白嘀咕了平,又继续说道:“白石老人的名气很大,那么上门求画的达官贵人、巨贾富商肯定很多。作为职业画家,他肯定要提前画好一些存货,以便应对这种情况。”

“来客人了,他就先问要多大尺幅的,需要什么题材。等弄明白了,他就到柜子去拿,一卷一卷整整齐齐在那儿摆着呢。”俞飞白露出几分佩服之色:“题款加钱,草虫加钱,而且也不用担心画上没添笔的位置,老人家早就预留了足够的空白……,”

“从这些细节就可以知道,齐白石创作非常讲究,很有规律性。”

说到这里,俞飞白笑着说道:“所以只要掌握了这些规律,那么就可以比较容易的鉴别作品的真伪了。比如说印章的铃盖……,”

“嗯?”

王观专注聆听,发现俞飞白又吊人胃口了,立即瞪眼道:“关键时刻,你掉什么链子,成心找打是吧?”

“我在想,这样轻易透露诀窍给你,好像很吃亏啊。”俞飞白笑容可掬,施恩索报道:“你打算怎么回报我呀。”

“你想敲诈勒索?”

王观一听,顿时亢语。然后也不生气,反而无所谓道:“那就算了,反正没你的诀窍,我一样可以鉴别东西的真假。”

这下子,轮到俞飞白挠头了。他也相信以王观的眼力,就算没有他的诀窍,只要认真的观察一会,肯安能够看出扇面存在的问题。

“哎呀,没有想到,两位小哥居然也是圈里人。”就在这时,宋大叔一脸惊叹之色,带着几分好奇道:“什么诀窍,介意我旁听吗?当然,也不白听你的,你们要的檀香木扇就算是报酬吧。”

“大叔,瞧你说的,一个小技巧而已,没有保密的必要。”俞飞白连忙摆手道:“你应该也能看出来,我在和他逗乐呢,怎么能白要你的东西。”

“对。”王观点头道:“他就这德性,喜欢不分场合的玩闹。好了,别再卖关子,没看见大叔都误会了吗,赶紧说吧。”

“其实,所谓的诀窍,就是看印章的位置。”俞飞白不好意思笑道:“其实只要用心留意就会知道,齐白石的打的图章非常贴边,这是很规律的情况。”

“为什么?”王观问道,同时打量手里的扇面,只见画中的印章位置,不算是很贴边,反而有些居中了。

“刚才不是说了吗,他是一位职业画家,卖画是要量尺寸卖给顾客的。而他又是一个非常讲究的人,他的纸量得很准。”俞飞白慢慢解释道:“开始作画之前,他就按照裱画的方法先把纸裁好了,而且怕裱画的人把他的纸再裁剪一次,干脆在边上盖印。”

“这样一来,谁动了他的纸,他立马就知道了。”俞飞白笑呵呵道:“是不是觉得很讲究,很斤斤计较。所以说,大师也是普通人,也有世俗化的一面。”

“当然,这样盖印也有好处。把印盖在边上,那么这画的开幅感觉比较大,章法上比较有扩张力,气息也比高远。”

此时,俞飞白又笑了:“最最最重要的是,可以留下更多的空白。顾客想要加字,添加花草鱼虫什么的,也有足够的余地可以施展……”

“另外,也要注意。款印贴边的情况,只是大部分而已,不是绝对的。”

最后,俞飞白补充道:“也有印章在中间的,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要看图画的布局来加以区分,免得闹出乌龙,以为中间有款印就是质品。”

“这个当然。”宋大叔深以为然,感叹连连:“长见识了,真是长见识了。听君一席话

,胜读十年书啊。”

“我也是依葫芦画瓢,把长辈的话复述一遍而冇已。”俞飞白笑道:“从这个窍门来看,这个扇面应该是厦品,不知道是不是这样?”

“没错,是赝品。”宋大叔点头承认,然后微笑道:“不过,确切的说,应该算是仿品。你们看扇骨起……”

“咦,有字。”

王观把折扇合起来,轻轻打量扇骨,只见上面有一行微刻小字,非常明确的指出,这扇子是仿制齐白石的作品,把图画改成扇面画,另外还有落款。

“王星记仿于千禧年!”俞飞白读了出来,这才恍然道:“难怪感觉扇面的泛黄颜色自然,不太像是刻意做旧,原来也有十几年历史子。”

“这是王星记大师傅精心仿制的,称得上是艺术精品。”宋大叔笑道:“几年前别人送给我的,价格有些偏高,一直没卖出去。你们要是喜欢,转送给你们也行,就算是学费。”

“这怎么能行。”

王观摇头道:“大家是在交流心得体会而已,要什么学费。”

“就是。”俞飞白笑眯眯道:“大叔你是开店的,肯定也有一些绝活。如果方便的话,也指点指点我们。”

“呵呵,你们愿意听我吹嘘,我肯定乐意之极。”宋大叔抚了抚络腮胡子,一脸的粗犷笑容道:“字画方面我懂的不多,倒是经常玩印,在治印方面也有点儿研究……,”

“宋先生在吧。”就在宋大叔准备细说的时候,门外有几个人走了进来。众人顺势看到出去,宋大叔有些迷惑不解,但是王观等人却是愣住了。

“大伯,你怎么也来了?”安浣情惊声道。

“小情,你们……,”安胜贤也愣了一愣,一脸迷惑道:“你们也在?”

“看情形,似乎不是冲我们来的。”俞飞白小声道:“不然,这人的心机太深沉了。”

“嗯。”王观微不可察点头,继续冷眼旁观。

“你们找我?”

与此同时,宋大叔站了起来,有些迟疑道:“请问有什么事情吗?”(未完待续)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