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泳

神道丹尊第3134章另有洞天四更完

2020-01-23 20:27:21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神道丹尊 第3134章 另有洞天(四更完)

凌寒一路狂奔,这个矿洞地形复杂,不用跑多久就会出现岔路,这可以让李长丹的掷石威胁大大降低,但仍是无法忽略。

没办法,矿洞里还是有稀稀落落的灯亮着,提供着光明,对李长丹的准头并没有太大的影响。

凌寒一咬牙,他向着之前的地方跑。

很快,前方就出现了黑暗,深不可测。

凌寒毫不犹豫,立刻投身进入。

李长丹眉头一皱,这么黑暗的环境下,那他只能乱丢石头了,而且,要是被人伏击呢?

根本查觉不到。

但他也是一瞬间之后就下定了决心,速度没有丝毫的停缓。

没关系,凌寒在他的前面,真要还有凶物狙击,那也是先攻击凌寒,就好像一块探路石。

“凌师弟,跑这么快干嘛,我们好好聊聊。”他好整以暇地道,只觉一切都已经尽在掌握。

“伪君子,忘了被我打哭了吗,居然还有脸在我面前装逼!”凌寒嗤道。

这句话一出,李长丹不由地脸色大变。

在古阵中与凌寒一战,那是他最最屈辱的经历,被踢了两回蛋蛋,回去检查,医生说有一颗都是裂了!

这也是贺家取消婚礼的另一个原因,连能不能生出下一代都无法保证了,这样的女婿要了有什么用?

这一切,都是因为凌寒!

“你这个浑蛋,等你落到我的手中之后,我不会那么轻易杀了你,而是会先将你的皮剥去。”李长丹森然说道,“不过你放心,这不会死,我会给你服下吊命宝药,让你亲眼看到、感受到这一切。”

“然后再打碎你每一块骨头,最后,再将你一点点地切下来,直到你咽下最后一口气!”

凌寒冷笑,这个谦谦君子的伪善之下,果然藏着一颗近乎变态的心灵。

他不再说话,只是狂奔。

这条通道很长,而且也没有什么转弯的地方,不然的话,在这么漆黑的环境下,即使迎面有一堵墙,那凌寒也不可能刹得住身形。

跑了两个多小时后,凌寒只觉浑身的血液沸腾,难受无比,而双腿更好像要炸掉了。

保持绝高的速度狂奔这么久,他的身体已是达到了极限。

就在这时,前方出现了一个小亮点。

有出口?

凌寒勉力支撑,继续狂奔。

这个小亮点越来越大,果然是一个出口。

一时之间,凌寒也来不及去思索,为什么他明明是在往地下跑,却是诡异地出现了一个出口。

有变化就是好事,最好出口外面就是一条大河什么的,让他可以摆脱李长丹的追杀。

又是几分钟的时间,出口已是在望。

“休想!”李长丹已是追近。

之前因为环境太暗,他怕这里有伏击,所以一直没有全力奔行,但现在出口就在眼前,他也怕发生变化,因此,他爆发了速度。

咻,他已是追近,伸出右手,化成了爪形,向着凌寒的后心抓去。

凌寒没有招架,而是运转了猴哥功法,顿时,他仿佛枯涸的泉眼获得了新生,猛地有无尽的力量涌动,瞬间就让他的速度暴涨。

他蓦然加速,摆脱了李长丹这一击,一下子就冲了出去。

“哪里跑!”李长丹疾追,他已经失去了一切耐心。

噗!

凌寒刚刚冲出去,猛觉一股可怕的杀意袭来,这时,他胸口处却有一道紫色的光华涌出,消淡了一些那道杀意。

饶是如此,他还是一口血狂喷了出来,啪,再也跑不动了,直接摔倒在了地上。

“凌——啊!”李长丹追了出来,看到凌寒扑地,他自然大喜,正要追上去将人拿下,可一道凌厉无比的杀机袭来,让他没有半点提防,两条腿顿时齐膝而断。

嘭,他也摔倒在了地上,血流如注,痛得他惨叫连连。

他的脸上充满了恐惧和无法相信,像他这样的天骄有着无比光明的前景,可现在却是成了残废,让他怎么能够接受,怎么能够不惶恐?

饶是他城府深厚,现在也是精神崩溃。

凌寒勉强爬了起来,他低头看,胸口挂着的那枚坠饰正散发着淡淡的紫光,撑开了一个区域。

显然,他是因为有这件坠饰的保护才只是摔了一跤,看看李长丹的惨样就可知道,贸然闯入这里是什么结果了。

这能算在自己的幸运属性上吗?

凌寒抓抓头,他不往其他地方跑,而且岔路无数,他就来到了这里,好像冥冥之中有一只手在操控着。

这时,他才有心情去打量这里。

出乎他的意料,这竟是一片建筑群,有许多古色古香的屋舍、楼台,建筑风格与古道宗十分相像,而每一幢屋子都在散发盈盈光泽,不是很亮,但这么多的数量,再加上环境这么黑暗,就变得很是醒目了。

除了这些建筑之外,这里还有许多树,种类皆不相同,但只有一棵结出了果实,很矮,就只有五尺多高,上面有三颗红通通的果实。

其他树的话,别说结果了,就是叶子都是不生,如同枯死了几百年一般。

好香!

凌寒嗅着,果实散发香味,而仅仅只是闻一下,就让他体内的力量蠢蠢欲动。

那一棵是宝树!

凌寒在心中说道,露出了喜色。

闻一下就如此,要是吃下肚的话,那他的修为必然会有大提升,要比猴谷中的那株珍树强大许多。

不过,凌寒目光扫过,虽然这里看上去一片平和,但他知道,步步皆是杀机。

阵法!

他刚才贸然闯入,引发了阵法的攻击,幸好有脖子上的吊坠发挥作用,才让他只是吐了点血,不然的话,肯定是断手断脚的份。

他看了眼李长丹,这家伙兀自还在哀嚎,真是命运弄人,这枚坠饰本来属于李长丹的,可他偏偏要去招惹凌寒,否则又怎么会有这样的一劫?

“这就叫缘分。”凌寒感叹道,却不知道这话对于李长丹有多么大的杀伤力。

既然坠饰可以有限度地压制阵法,那能不能让他接近果树,采摘果实,再进入那些屋舍,看看有没有上古典藉留下来呢?

——这一定是上一个文明留下来的。

凌寒爬了起来,开始推算。

记住版址:m.

文登市妇女儿童医院预约挂号
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学研究所血液病医院怎么样
鄂州治疗前列腺炎医院
烟台治疗睾丸炎方法
武汉看白癜风到哪家医院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