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泳

穿越重生之狗血人生第一百章承蒙爷看得起

2020-01-24 00:40:00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穿越重生之狗血人生 第一百章 承蒙爷看得起

轩辕黑着脸又陪杨念慈出了门。

原因嘛,自然又是温翔。

两人合开的胭脂铺子入夏时便已大火,每次推出的新品被人争相抢购,高端产品连接提价也供不应求。西瓜早已忙得停不下脚,圆滚滚的身子都瘦了几分,眼见的向冬瓜发展。温翔手下人众多,倒不必自己亲自过问。杨念慈更是乐得自在做甩手掌柜。每次西瓜回来时说生意如何如何好,自己恨不得会分身,多做些货品什么什么的。杨念慈只安慰她,银子又赚不完,身子要紧,别累坏了。

听得轩辕那个无语,也是哦,西瓜不只是忠心更是崇拜自己主子的很,是不能累坏了。可娘子您怎么从来没想着自己也做点儿事儿呢?

杨念慈表示,会放手的老板才是好老板。

因为生意太火,原来的铺子就显得太袖珍不够用,温翔只派人来问了句,便将两边的铺子买了下来,扩大店面。杨念慈自然乐得看自己的私产扩大,跟轩辕要了银子又投了进去。

可能是温翔觉得现在已无法拿捏杨念慈,便将大头让给了杨念慈,自己只要三股。

杨念慈笑笑也没说什么,温翔最是会看形势的人,知道怎么做对自己最有利,这样做倒是意料之中。但她又加了银子便是。

可没想到的是,轩辕又闹了小别扭,非逼着杨念慈跟温翔散伙,再跟自己搭伙。不然,她自己单干也成,就是不准再跟温翔有瓜葛。

杨念慈一边可怜温翔,一边河东狮吼,扭着他的耳朵问他:知不知道什么是私房钱?知不知道什么是空间?什么是私密?

轩辕一直黑着脸,直等着杨念慈威胁他不准他上床,才松了口。虽然这个上床只是纯粹的上床,但这唯一的福利可不能丢啊。

轩辕深知一步退步步退的道理。

但他也提了要求,不准别人知道两人在合伙做生意。已经知道的倒也罢了,但绝不能再多。

杨念慈觉得莫名其妙,还要让谁知道?该知道的不都知道了?

不过,她也知道要尊重男人的自尊心。因此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,两人就共乘一辆马车,装作客人来看新店。身边只带了青杏绿桃。

轩辕知道她们三人其实是温翔的人,可也一直没说什么,该什么样就什么样。

杨念慈心想。难道是做同事时处出感情来了,才没有“恨屋及乌”?

下了马车,杨念慈就黑了脸,轩辕给自己扣在头上的风帽上的飘纱竟然长到了脚面!早知道还不如戴个面具呢。

轩辕上下看看很满意,只戴个面具可遮不住这美好的身形啊。

杨念慈无语的往里面走,就听见轩辕轻蔑的嘀咕:“千千雪?什么古怪的破名字,小心生意做不长。”

青杏绿桃立即步子放慢,同情的看了轩辕一眼。

杨念慈身子一僵,顾不得形象,反正遮着脸呢。一脚踢了过去,小声怒道:“这是老娘取的名字!怎么,你有意见?”

轩辕立即不敢说话了,横了青杏绿桃一眼,怎么不早说?

两人好无辜,谁让您这么多嘴的?活该,让你看不顺眼公子!

杨念慈骂他:“你个乌鸦嘴,去墙角蹲着去,别进来。”

轩辕却收了笑脸,正色道:“以免意外。为夫还是跟着娘子一起吧。”

杨念慈也怕又出什么意外,虽然是自己的铺子,但难保有人丧心病狂啊。

新铺子里增设了雅间,与大堂用半垂的珠帘子隐隐隔开。杨念慈便直接往里去。轩辕跟在她后面,青杏绿桃随行。大堂里有些姑娘小媳妇儿在挑选货品,也有几个年轻的男子相陪,轩辕走进来倒不显得突兀。

进了雅间,里面的装饰跟外面截然不同,大堂凸显美好娇艳的风格。雅间里更多了风雅富贵,墙角木架子上的摆的小盆鲜花都是几十两银子一盆。其实楼上的贵宾室更是富丽堂皇,比大户人家的闺阁也不差的。

当初订装修方案的时候,温翔还有些犹豫,毕竟这是胭脂铺子,不是酒楼茶馆之类,客人停留时间不会太长。

杨念慈却说,这不仅提升了铺子的档次,让客人觉得咱把她们捧在手里,还顺便打出了广告。一个胭脂铺子都这讲究,那以后咱们再开了酒楼客栈之类的呢?

温翔才知这位心大的很,按杨念慈说的去尽善尽美了。

只是轩辕脸黑了又黑,杨念慈只当看不见罢了。

杨念慈进了雅间,里面只有六七人在展示柜前慢慢挑选着。

大堂是普通较好的货品,雅间里是高档货。来雅间里的人多是主子身边的心腹得用之人,若是主子亲自来了,自然请进楼上的贵宾室,于娘子带人捧上货品。如果是采买管事来大量订货的话,也有专门的会客厅,让管事在那里细细挑选,也是方便贿赂。

雅间里没有整齐的货柜,只是散着十几张小巧的木桌,上面铺了黑色的金丝绒,每个上面单放着一个花品系列。桌面都是椭圆形,往一侧微微倾斜,挑选的人坐在一边,可任意试用。摆放出来的都是样品,还有店里的女伙计介绍货品,另有小丫鬟负责斟茶倒水。

这些得脸的下人在这里享受到了主子一般的待遇,心里自然舒畅,届时多挑些货品不说,回了府自然会美言几句,之后的生意还不是滚滚而来?

一个木桌前坐了两个丫鬟,虽说是丫鬟,可穿着打扮比一般人家的姑娘还要精细富贵。若不是她们进的是这里,身上衣裳也一样的样式,走出去谁都以为是闺阁千金呢。

杨念慈瞅着其中一人的背影熟悉,但怎么也想不出是谁,就坐在临近的一张桌子前,背对着她们,光明正大的听壁角。

因这屋里没男子,轩辕竟有些不好意思,就靠在窗边往外瞅,其实耳朵支棱着关注着呢。只是,因这铺子有温翔的股,他就控制不住的浑身冒冷气,吓得给他送茶的小丫鬟半路改了道,端着两杯茶直往杨念慈这里来。

杨念慈示意她两杯茶都放下,又跟女伙计表示自己挑选,就拿起一个印着兰花的小盒子,慢慢打开,指甲尖儿挑了些涂在手背上打着圈儿的抹开。

后边儿两个丫鬟也没让人介绍,自己挑选,没注意到身后还有人,或者注意到了也没在意,说着话,只是语气不怎么友好。

淡黄裙子的道:“呀,这千千雪的东西真是越来越精致了,你瞧这牡丹花可真漂亮。我们侧妃早就用这里的香膏,用着说好呢,我看,就给侧妃买这一套回去。”

听着“侧妃”两字,杨念慈心中恍然,怪不得眼熟呢,这是段四身边的丫鬟呀,当日回门时,自己在正院里见过。

段四嫁进王府时,不知是什么原因,身边的陪嫁丫鬟都是临时买来的,在段府没几日就跟着去了王府。杨念慈想着那天自己一直缩在屋角的,应该不会被认出,遂放了心。

另一个青色裙子的丫鬟就道:“我劝妹妹可看仔细了,这上面的是什么花?正和侧,妹妹可识得?这套我是定要买回去的,妹妹可挑仔细了。”

杨念慈明了,这应该是柳王妃身边的人。

淡黄裙子的就哼道:“不过是一盒子香膏罢了,姐姐也要抢?莫不是怕了…”

青色裙子的也冷哼:“姐姐是好心提醒妹妹,王爷可是最重规矩的。虽然王妃是个好脾气的,但若是被人给了气,王爷可不会坐视不理。我看着,妹妹是自己喜欢吧,可别害了你的主子。”

淡黄裙子重重哼了声儿,显见不甘,但也没说话,起身往别的桌子前挑选去了。

杨念慈就听见青色裙子小声骂了声:“什么东西?王妃要买香膏,也敢厚着脸皮来挑?秋侧妃都没这么不识趣。”

杨念慈想想觉得应该是柳王妃吩咐人来买香膏时,这些小老婆都在场。段四这个心高气傲的,便吩咐了自己的丫鬟也一起来。这是跟正室别枝呢。看来,段四的生活很精彩啊。恩,自己应该祈祷柳王妃一直死死压着段四才好,省得她腾出功夫来又害自己。

轩辕显然也听见了,因为,淡黄裙子指着一套香膏吩咐店员要买下时,轩辕抢险开了口:“这套海棠的爷全包了。”

许是这些女人挑选东西太认真,谁都没注意到这个屋里有个男人,纷纷抬头望去,就见窗边站着个俊美的男人,抄着手臂斜靠在墙上,怎么看都风流倜傥。小丫鬟们的脸就红了,可谁都没转脸,还直勾勾瞧着。

杨念慈心里那个气,非礼勿视不知道吗?回避不懂吗?

淡黄裙子本来生了气呢,可瞧见那张脸,顿时气消了,羞涩的笑了笑,扭着腰走到另一张桌子前:“这套芍药的――”

“爷全包了。”

“桃花的――”

“爷全包了。”

“这套――”

“爷全包了。”

丫鬟恼了,气愤道:“这位爷,您都看中哪些了,您先挑!”

轩辕斜起一边嘴角痞痞笑道:“这位姑娘眼光好,爷就偷个懒,你看上的爷都要了。”

丫鬟愣了,不知该笑还是该怒,愣愣瞧着轩辕的俊脸,脸慢慢红了起来,羞答答道了句:“承蒙爷看得起…”(未完待续。)

银屑病医院杨淑莲
重庆计划生育科医院哪家好
安顺癫痫病哪家治疗好
惠州最好的皮肤科医院
长沙什么医院治牛皮癣
分享到: